不喜歡、喜歡以及被記得│目標宣言

為什麼不喜歡?

主題式的文章讓我有種感覺,老師在台上敦敦教誨,把筆記整理得很詳盡,希望奪得學生們的認同。

老師的角色,不是我想作的。

幾天前在書上看到這麼一句話:「”知識傳遞”本身不是教育。」

從內容來看,Notes of Lives的確是知識傳遞者的角色,但是當我們以知識為中心,把它高高的奉著,在紙上推盤沙演,一切就過頭了。

知識傳遞只是教育的第一步,教育的重心顯然不應該放在知識上,而是在接收者自己。

知識傳遞的重心,應該是讀者們面臨到的問題、從沒想過的局面,知識在這裏是一把鑰匙,解開心中的鎖、打開另一扇門。

我想我真正想做的,是連結者的角色,以知識為媒介,連結、啟發甚至解決大大小小的問題。

過去的經驗,我感受到真要做到這樣的改變,關鍵不在於你獲取又傳遞多少知識。

真正重要的,是你踐行了多少?

那你想做什麼?

自己先做起來,不是勸導他人的重要途徑,而是唯一途徑。

活在網路時代,我們最不缺乏的就是知識,唾手可得,只在一個搜尋鍵之外。

但這些知識若不存在身體的記憶裡,它幾乎就像不存在一樣。

很多道理,只有親身體會才能夠明白,書裡所說的到底是什麼。

明白也還不夠,除非真的做出實際的改變,否則道理懂得再多,也是枉然。

大陸很流行這麼一句話:「道理全都懂,但仍然過不好一生。

寫主題式文章,有時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講道理的人,這很可怕。

因為我自己也不喜歡這種類型,再這樣下去,我自己也過不好這一生了吧。

讀者們更想讀的,不是知識,而是體驗和故事,甚至有簡單的方法,可以跟著一起做。

最重要的是,讀者們看到文中的想法、困惑、煩惱時,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獨。

有時候想,我的網誌叫Notes of Lives,但其實我寫的東西慢慢跟生活沒有關係,甚至我自己其實也沒有生活,那不是很諷刺嗎?

我曾經說過自己不太喜歡Notes of Lives這個名字,實在是太冗長了,每次聽到朋友在介紹,都想要找一個洞鑽進去。

就在去年底,我想到了一個新的名字,只是一直沒有啟用。

Alive. 記下生命中的心動時刻。

你希望人們怎麼記得你?

這是一個很簡單,卻很重要的問題:「你希望人們怎麼記得你?」

前面說過我不喜歡「老師」這個角色,雖然我的家人都做個這樣的職位,雖然當我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你,就會產生老師的感覺。

傳遞知識只是第一步,雖然這一步我們也走得挺久的。

有人說,看我的文章有種勵志的感覺,以前覺得這不好吧,感覺像雞湯文,但後來才發現,能激勵別人是一種價值。

我更喜歡讀者看我的文章能夠不自覺的思考,或者能夠啟發別人,帶給別人新的角度。

A leader takes people where they want to go. A great leader takes people where they don’t necessarily want to go, but ought to be

而現在最想做的是,透過自己的踐行,分享自己的思考和體悟,讓自己成為改變的起點。

就像電影《阿甘正傳》裡的一個畫面,當阿甘突然決定要開始跑步,持續地跑著,後面就有越來越多人跟隨。

法國小說家斯湯達寫過這麼一句墓誌銘:

米蘭人亨利‧貝爾安眠於此,他活過,寫過,愛過。

我希望自己也能能這樣,當人們想起我時,他們記得我曾經高低起伏的人生。

用心生活的同時,也能對周圍帶來些許的改變,這可能就是活著的意義。

我希望自己被這麼記得:「他精彩的人生和智慧,帶給我們啟發,也改變了我們。」

我想做一個:有痕跡的人。

 

今日思考

本文的三個段落:為什麼不喜歡? 那你想做什麼? 你希望人們怎麼記得你?

可以是一個目標宣言的架構,是個回答這三個問題,為生活中的其中一件事情,寫下一個目標宣言吧。

歡迎你的分享

 

line promote

What do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