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自己? 活出自己又是什麼?

著名的TED演講《拖延專家的內心》,Tim Urban用了很有趣的比喻,來說明我們拖延的時候內心的狀態。

明明該做事又不去做,是因為有一隻即時享樂的猴子在掌控我們的決策。直到期限要結束了,有一隻焦慮怪獸就會出現,要我們趕快去工作。

焦慮怪獸、猴子和自己。 (本圖擷取自TED TALK, Inside the mind of a master procrastinator)

由這個比喻你可以發現,大腦裡就好像住著”其他人”,隨時影響我們的決策。這個狀態最早從柏拉圖就已經注意到了,而真正把它變成理論的是佛洛依德。

這也是今天要介紹的主題──佛洛伊德的人格結構理論。

本我(id)

佛洛伊德認為,人的內心有三種狀態,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的英文”id”,代表人最原始的本能。

你的情緒、你的慾望、你的本能反應都屬於本我,你感到憤怒、害怕、快樂、懶惰、想要攻擊、想要逃避、想要休息,都來自本我。

可以說,本我是心裡的一頭野獸,它的目的就是你可以不受拘束,自由自在。

本我奉行的是「享樂主義」,就好像你有時候會希望自己是一隻貓或一隻狗那樣,想幹嘛就幹嘛。

超我(superego)

但人畢竟不是貓狗,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從我們出生開始,就不斷受到教育,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

人類作為群體動物,有很多集體的規則和判斷,最終呈現出不同文化的價值觀,每個人身受價值觀的影響。

其中,最直接的就是我們的爸媽以及朋友,透過和身邊的人相處,我們漸漸學會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特別是東方的儒家文化,講究一切要合乎禮,強調身分階級的差異,這種侷限的影響更為明顯。

所有的價值觀和規則,會在心裡形成一個聲音,告訴自己現在偷懶是不對的,頂嘴是不被接受的,不上班是不行的。

這些聲音就是「超我(superego)」,它奉行的是道德主義,也是人們拘束的主要來源。

自我(ego)

本我(id)是野性的本能,超我(superego)是群體的價值,它們兩常常互相矛盾。

遇見一個心儀的對象,本我會鼓勵你去追求,超我會阻止你衝動,做出傻事。

推延的時候,”本我”會說現在不玩以後就沒機會了,”超我”會說你應該先把事情做好。

本我(id)和超我(superego)之間,需要有個人來協調,做最後的決定,這個人就是自我(ego)

自我奉行的「現實主義」,他會根據環境判斷什麼時候,可以做什麼事情。

本我、超我和自我之間的關係,印象最深刻的是下面這張圖,源自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

自我(ego)掌控著兩匹馬──本我和超我,這也說明,一個人最終的行為和決策,取決於自我的判斷和執行力。

那麼,本我、自我和超我,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本圖源自李笑來在一塊聽聽裡的課程《執行力》

理性與放縱

首先,站在車上操縱兩匹馬的「自我(ego)」,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你。

自我雖然奉行的是現實主義,可是你的決策會受到身邊其他人的左右。

騎驢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一對父子同時騎在驢上。

有人說虐待動物,爸爸只好下驢給兒子騎。

有人說不孝,兒子只好下驢給爸爸騎。

有人說虐兒,爸爸乾脆下驢不騎。

最後人們又說實在太笨,有驢不騎。

你的判斷準則,可能根本不是你自己,而是為了迎合別人的看法,或者這個社會的期待。

這是為什麼我們常覺得自己過的人生不是自己的,自我(ego)被超我(superego)綁架了。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是,本我(id)才最接近真正的自己。

我們把本我比喻成野獸,並認為情緒和慾望是有害的,但其實這個判斷依然受到超我價值觀的影響。

每個人真正的潛能,正是來自這些情緒和慾望,就像柏拉圖的圖畫裡,真正前進的力量來自於那兩匹馬,而不是操控者。

從這個角度來看,放縱不一定是壞事,自我(ego)的角色,便是操縱方向、協調矛盾,好讓本我(id)的潛能,得以在這個社會的價值觀下,完整的發揮。

從佛洛依德的人格理論,我們就可以理解,人們常說找到真正的自己,其實就是發揮本我(id)的潛能。

也可以說,恰當地釋放心裡的野獸。

 

今日思考

猴子、焦慮怪獸、和自己;本我、超我和自我;野性、道德和理性。不管什麼比喻,永遠有三個「我」在心裡拉扯。

想一想,自己更常傾向於哪一種人? 你是比較拘謹、還是更願意享受放縱?

接著捫心自問,這是真正的自己嗎? 歡迎分享你的回答。

 

 

參考資料

(1) 得到專欄 武志紅的心理學課《自我04│本我、超我和自我》

(2)  Stop chasing Carrots: Healing Self-Help Deceptions with a Scientific Philosophy of Life, Chris Masi, 2015

 

line promote

What do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