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任問題看比特幣│數位貨幣

網路發展增加了個人與個人溝通的頻率,人們對機構的依賴也降低了。

當每個人都能夠拍影片成為自媒體,上網訂機票策畫自助旅行,能在網路上開店,成為供貨的商家。

消費者和生產者的界線,慢慢變得模糊,我們消費的同時,也創造許多個性化的生產。

網路世代即個人世代,個體的力量也因此凸顯,崛起成不容忽視的力量。

即便如此,網路的世界還是有很多中心,擁有大量的數據、制定行為的規則,它們的影響力超越了每一個人的想像。

這些網路中心,就是大量人們的聚集地──網路平台。

GOOGLE是連接世界的大門,生活已經離不開它。我們越是頻繁使用,它得到的數據越多,越能提拱準確的資訊。

GOOGLE可能比任何人都還了解你,甚至超過你自己。

網路世界的啟示

網路世界裡,數據代表力量,它可以從中暗推、影響你的決策。推送你有興趣的廣告、可能也喜歡的商品、忍不住按讚的貼文。

而這樣的公司還有Facebook、Amazon、Line、Wechat,擁有數據的一方,不一定是壞人,但它們確實佔上風,擁有較多的控制權。

Uber作為叫車的平台,可以自由決定票價和抽成的比例;Facebook可以修改推送的貼文類型,影響發布內容的形式。

公司的目標是盈利,所以不會拿石頭砸自己腳,擁有數據就亂搞,每一個決策背後背後時常有經濟學邏輯和心理學的考量,確保使用者願意留下來。

但有時候,為了謀求其他意圖,他們隨時可以改變規則,讓事情變得更困難,或者更簡單。

網路世界裡,自由的風險,就是暴露自己的全部,建立在對平台的信任上。

平台也是由人群建構,人的不完美意味著信任的不完美,有規則就有漏洞,有傾向就想控制,有利益就願意背叛。

網路世界不過是真實世界的展示,平台的信任問題不僅存在網路,真實社會的每一個機構,就是一個平台。

醫院、學校、政府、店家,每個機構之間的利益互相角逐,當競爭白熱化,信任就脆弱化。

有沒有可能,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需要透過平台的認證,不用經過第三方的干預?

網路揭示了問題,也給了希望的曙光。

樓下的便當能吃嗎?

肚子餓了,朋友在樓下的轉角開便當店,他是你認識二十年的老朋友了,你信得過他,知道他賣的食物,都很新鮮也安 全,你開心地大吃一頓。

但是不可能整個城市的便當店老闆,都是你二十年的朋友,為了確保安全,我們就依賴第三方的機構,幫我們檢查,我們只要找認證標籤就好。

對便當店的信任,轉移到對認證機構的信任,信任問題並沒有因此減輕。

他有認真在做檢查嗎? 店家可以付錢買到好檢查(廣告)嗎? 檢查不通過,他就不能營業嗎? 檢查通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嗎? 上一秒還合格,下一秒就露出原貌…..

對此有個解決辦法,每次我要買一個便當,就找全部的居民一起檢查,每一位居民檢查的結果都公開發表,並且疊加驗證。

小明確認樓下便當可吃。

阿花確認了小明確認這件事。

大熊確認了小明和阿花確認了這件事。

…..

除非便當店老闆,同時收買了都市裡51%居民,否則造假就永遠不可能發生。

雖然買通51%居民是有可能的,但是為了賺你的100元便當錢,何必呢?

雖然買通51%居民是可能的,但買通51%的人類就是天文數字了。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我還有可能召集全村來驗證我的婚禮是可信的,但我怎麼可能召集全部的居民來幫我檢驗便當啊?

人做不到的,機器人最擅長,而比特幣是第一個實現這個理想的產品。

比特幣的意義

傳統的貨幣,是由國家背書,也就是一般的法幣。國家可以透過匯率和利率作為經濟政策的一環。

美國在2009年實行的量化寬鬆,通貨膨脹使得貨幣貶值,進而刺激貸款和經濟活動。

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貨幣政策,我們也可以從幣值大約揣摩該國的政經狀況,以及各國之間明爭暗鬥的經濟策略。

對一般人民來說,出生在貧窮國家以及富強國家處境,因貨幣系統的影響而截然不同。

一樣的努力程度,貧窮國家的貨幣震盪很大,今天賺到的一千元,明天可能就變成10元了。

另一方面,各國之間的法律控管和匯差也使得貨幣在轉匯時的成本很高,形成經濟活動的壁壘。

如果貨幣也可以去中心化,不依賴任何一個國家的背書和管制,那麼個人的經濟活動勢必會更蓬勃發展,總體經濟也會趨向均衡。

一個去中心化的貨幣系統必須解決兩個問題:

信任問題:這個錢有價值嗎?

雙重支付:同一筆錢,會不會在同一個時間被重複使用?

雙重支付的問題,又稱「雙花問題」。我們知道在網路上,訊息傳輸是再複製的,我傳送一份檔案給你,我自己的檔案並不會消失。

出國玩的照片傳給你,你我都有這張照片的檔案,聽起來問題不大。但如果這張照片是私密照、傳送的訊息很敏感,那麼風險就很高了。

現在我傳給你的是錢,付你一萬元之後,我自己的帳戶並沒有減少,這就像無限印鈔一樣,那這個錢完全沒有價值。

而比特幣同時解決這兩個難題。

雙重支付很簡單,只要附上個人的簽名和交易的時間戳記,就可以證明唯一性。當然,比特幣作為數位貨幣,簽名和間都是一連串數字。

信任問題的解決方法,上面我們用便當店的例子類比過了,比特幣是一個公開的帳本,每一筆交易都會出現在這個帳本上,讓每一個人來驗證這個總帳本。

以下我們就延續便當店的例子,列舉

這個便當可以吃嗎?    >>  我有付一個比特幣給David嗎?

小明確認樓下便當可吃。   >> 礦工A驗證交易有效,並告訴其他隨機的礦工

阿花確認了小明確認這件事。 >> 礦工們會迅速傳播這個交易,直到所有礦工都知道

大熊確認小明和阿花確認了這件事。 >> 每個礦工的總帳本都寫上這筆交易

比特幣透過所有參與者的同意與驗證,來建立信任,進而產生價值。2010年,有人用一萬個比特幣買了兩塊價值25美元的pizza。

5月22日也被稱為「比特幣披薩日」,標示著公開交易的開始。

隨著使用者的增加,交易越頻繁,比特幣的價值也會越高。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比特幣的總量是固定的,約2100萬個比特幣,並且比特幣的最小單位是聰,為一億分之一個比特幣。

總量固定,意味著它是通縮貨幣,很有可能最後一個比特幣漲到天價,最後形成囤積貨幣,減少經濟活動的風險,但另一方面如果比特幣的流通順暢,也會降低囤積意願。

去中心化的貨幣系統,它的價格也將藉由市場的供需決定,隨著市場擴大,應用層面越廣,最終應能趨向一個穩定的範圍。

需要卻看不到

比特幣的目的,是要去除中心的代理人,把責任和權力分散到每一個人身上。比特幣的發明人中本聰,在第一個比特幣(創世塊)上註記了一個訊息:

The Times 03/Jan/ 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泰晤士报 2009年1月3日 财政大臣将再次对银行施以援手 (2)

這意味著對銀行體系的不信任,比特幣的出現也對許多權力中心者造成威脅,泰國視比特幣交易為非法行為,日本認可並允許在市場上交易,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管制。

有些人看比特幣是一個新的機會,有些人認為只是個投機商品,但比特幣更重大的意義,是展示了一個新技術的可能——區塊鏈。

比特幣開啟的不只是去中心貨幣,而是一個名叫區塊鏈的新世界。

小結

現實生活依賴需多中心平台,提供服務、擔任第三方驗證的角色。隨著平台聚集越來越多數據,他們也聚集越來越多權力,不論是一家公司、還是一位掌權者,都可能產生信任問題。

比特幣是一個總帳本,每一筆交易都要由全網來驗證並寫入總帳本,交易是公開的,於是不能作假,也沒辦法對其控制,完全依賴市場供需,以及每一個參與者的維護。

比特幣的出現,既是威脅也是機會,但更重要的,它展現了區塊鏈的技術,引發很多其他可能。

 

今日思考

比特幣的概念,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很複雜,你能夠試著解釋給你身邊的人聽嗎?

 

參考資料

(1) 《區塊鏈革命》, 徐明星, 劉勇, 段新星, 郭大治, 遠足文化, 2017

(2) 《精通比特币》, Andreas M Antonopoulos, 王秒,

 

What do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