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九晚五,到底為了什麼?

星期一到星期六,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八點半,甚至更晚。

自從來到南京工作,工作的時間變長,要做的事情也真的很多。

一次回家的路上,走在一旁的同事問我:

「八成的時間,都花在公司上了,你要怎麼找女朋友,你的生活該怎麼辦?」

另一個想要介紹對象給我認識的朋友也說:「但你有時間陪她嗎?」

兩段對話都揭露了一個重大隱憂:我可能要孤老至死了。

而這個隱憂又源自於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我的時間被大量的”工作”佔據,義務的、現實的、自願的、理想的。

你一定也有類似的感覺,我們的生活到底怎麼了?

朝五晚九

我們根本不是在過生活,而是在過死日子。……你看過多少人,忙了一天之後,比剛上班時還有精神?……

我們難道不是為了工作而在傷害自己──我們的健康、我們的人際關係、我們的歡樂和驚奇的感覺? (1)

我們每個人都過著類似的生活,這種群體的規律,從你進幼稚園之後開始,直到你退休前的那一天。

早起上班上課,回到家已經天黑了,一兩個小時的休閒過後,就準備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那天在書裡看到一個詞── a nine to fiver,現實生活的我恐怕是a five to niner。

我們都抱怨並厭惡這種規律生活,但當一群人在同樣的時間,做同樣的事情,它帶給我們一種安全感。

固定的生活作息,就像一個籠子,走進裡面和別人一樣,讓人安心,但也引發各種偏執的行為。

其中一種常見行為,是迷上賺錢和花錢的循環。

不管你賺了多少,又花了多少,生活就剩下這兩種活動,工作就是為了賺錢,下班就需要消費。

為了錢,我們工作,因為工作,我們失去生活。

依照這個邏輯,一旦有錢,事情就解決了。可惜沒有,身邊那些非常有錢的人,他們的工作時間,還比我長更多。

每個人其實都差不多。

一切早就”注定”

不管你是公司裡的高層,還是隨時都可能被替換的小人物,大家的生活型態都一樣。

做好公司事先訂定的任務。

每一件事情都已經先規劃了,你的工作內容,你應該有的態度,你當下的感受(公司不得不給你的壓力)

而這種規劃,也延伸到生活裡的每一個角落,仔細想一想,下面幾件事情,是不是每個人都差不多?

你看的書和電影,你吃的餐廳,周末遊玩的地方,出國的景點,你的星期天,你的星期一……

The Art of Loving的作者,在書裡提到人們對集體規律的順從,最後人們就會喪失自我。

How should a man caught in this net of routine not forget that he is a man, a unique individual?

被困在如此龐大的規律網裡,一個人怎麼可能還記得,自己是獨特的個體? (2)

問題的根本

上面談論可怕的工作規律,和其擴及的一切,問題的源頭有兩個:

金錢和寂寞。

想要擺脫制式的生活,活出自己,你就必須解決這兩個問題。

你先要有足夠的錢,或者穩定的賺錢能力,這麼一來,你隨時都可以選擇離開,這也是常聽到的財富自由。

但財富自由也只是自由的前提,真正的自由,是知道自己要去哪裡,自己歸屬於什麼地方。

否則很快就會回到工作的懷抱,不是為了實現自己,而是為了獲得認同,以緩解自己的寂寞。

為了避免寂寞而工作,比為了錢而工作還可怕,因為寂寞從來不是工作可以解決的問題,卻因為解決不了,你又更認真工作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而被困在規律網裡,有時候我們會忘記自己是為什麼要待在這個籠子裡。

對於我來說,顯然我還在努力解決財富自由的問題,朋友開玩笑地講:「對阿,等你有錢了,就有女朋友了。」

不過今天的我們知道,錢和寂寞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問題,也需要不同的緩解方法。

它們不一定要同時被解決,甚至在我們的一生裡,也不需要完全被解決,但是,錢和寂寞一定不可能因為一方被滿足,另一方就消失。

 

今日思考

你也過著規律的生活,並感到厭煩嗎? 金錢和寂寞,你是用什麼方式緩解,或者用什麼方式去分配時間上的平衡呢?

歡迎分享你的看法。

 

參考資料

(1) 《走進我的交易室─股市贏家交易全攻略》亞歷山大‧艾爾德,大牌出版,2012

(2) The Art of Loving, Erich Fromm, 2013, Open Road Media

What do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