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思考的背後│Sheryl Sandberg’s Berkeley Speech

 

文字版

雙重悲傷 

有一次,Sheryl的朋友要她想像,如果當初發生更糟糕的事情,那會怎麼樣? 

Sheryl很困惑,不知道為什麼不往好處想,要往壞處想,而且,怎麼可能還有更糟糕的狀況呢?

她的朋友回答:當時妳的老公可能正在開車,還載著兩個孩子,然後就突然心臟病發了。

Sheryl聽到這個答案,很震驚,接著突然覺得很慶幸,幸好她的孩子還在,幸好這個更糟糕的狀況沒有發生。

這個經歷並不是強調,正向思考的重要性。

而是提醒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很容易有自憐的心態,然後躲進一個想像的世界裡。

自憐與偏執

所謂自憐,就是認為自己很可憐。

你一定聽過類似的故事,一個母親的兒子,出海遇難,就再也沒有回家了。這位媽媽不敢接受這個事實,依然每天到港口等孩子。

哪怕有人告訴她,妳的兒子不會再回來了,趕快回家吧,她也不會相信的。

自憐最後會演變成偏執,執著於近乎荒謬的想像,一旦有了偏執,一切就很難再改回來。

所以我們要盡可能地避免自憐。

幽默與希望

關於避免自憐的方法,我想起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他總是在自己的包包裡,準備一疊卡片,只要有朋友來向他訴苦,抱怨自己有多可憐的時候,比如得了癌症、快要破產了,他就送一張卡片給那位朋友,卡片上面寫著:

你的故事讓我非常感動,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像你這麼倒楣的

也許下一次,你覺得自己很可憐的時候,也寫一張卡片給自己吧

Sheryl在丈夫過世之後,她的新年新希望,就是每天睡覺前,要寫下三件讓自己感到開心的事。這一點小舉動,改變她了心態和生活。

其實幽默也好,希望也好,我們並沒有要藉由正向的鼓勵,來忘記負面的記憶。更重要的是,喚醒自己心中的耐心。

面對困難,我們需要的是堅毅又持久的耐心,英文叫resilience。

沒有太大希望,還繼續堅持往前走的人,才是那個真正能走到最後的人

面對死亡、面對失去,我們需要的就是那一點點耐心,繼續向前。

帶著幽默和踏實的心態,走到出口。

 

我的評論

未必要有希望才能夠堅持。(1)

這句話是在《窮查理的普通常識》裡看到的,也曾寫進Notes of Lives每周日的金句推送。

查理芒格討論的是,人們會為了避免痛苦,而否認現況。用一句更直白的話來說明,就是:

如果我無法逃避事實,那我就改變事實。

最後,假的事實從旁人來看,便是一種偏執。

有時候這種偏執,來自於人類關係的保護機制。曾在三個宗教的故事裡,介紹一個心理病例,一個女孩因為有了婚前性行為,以及離婚的念頭,接近瀕臨崩潰的狀態。

因為身為虔誠的教徒,母親反覆用上帝的名義告誡她,這麼做是不對的。

這些規則構建了女孩的世界,她無時無刻都想遵守,但自己的慾望和遭遇卻反覆挑戰這些規則。

在現實和世界觀之間,她無處可容,女孩很害怕,因為上帝就要來懲罰她了。

女孩的母親和宗教裡的教條,可能都是出自於好意,但當這些規則和女孩經歷的事實互相違背,她又無從求助時,規則就是一種偏執。

女孩無力也不可能對抗整個宗教,以及親愛的媽媽。

當一個人無法逃避事實(心裡的感受),也無法改變事實(社會的規則),他就只能走向死亡。

故事的女孩最後走出陰霾,恢復正常生活,這之間經過了好幾年,心理醫生一次一次帶她一起討論宗教的教義、她的慾望、以及事實到底是什麼?

不管每個人認為的世界是怎麼樣,只有去貼近真實和尋找真相的人,他們才能更快樂的活著。

想像一下,身邊的一切都無法如自己的想像運行,那是多麼痛苦的存在。

可最大的問題是,接受事實需要勇氣,巨大的勇氣,因為世界沒有你想像中的完美,有時候你甚至必須把原本的世界觀丟棄(就像女孩一樣),你才能夠活下去。

不抱有希望還能夠堅持便是如此,你知道世界不這麼好,但你可以讓它更好一點,因為你就是這世界的一份子,只不過這一切需要時間。

比起希望,堅持更重要一點;比起堅持,不要逃避才是關鍵。

而對於社會來說,它必須要有更多的接口,更多容錯的空間,讓改變有可能發生,讓每一次重建造成的創傷,都能夠盡快復原。

逃避比面對更簡單,理想比現實更舒服,習慣的東西就算不好也更容易接受。

綜合以上,偏執是很可怕的,因為改變偏執的實在阻力太大。

新思想只所以很難被接受,並不是新思想太過複雜,而是它們與舊思想不一致。(2)

唯有新的一代成長起來,較少受到舊理論的毒害的他們才能接受新理論。(3)

接受需要勇氣,改變又很痛苦,但這些都比不上留在原地徘徊不前的折磨,而這件事實,只有走過去的人才知道。

 

今日思考

人都有偏執,不敢根據新的現實,打破自己當初的信念。但我們不可能發現自己現在的偏執,那麼你有發現身邊的人有哪些偏執的現象嗎? 而實際的事實又是什麼呢? 歡迎你分享

聽原音

16:37~ 18:10

本文內容從16分37秒開始,到18分10秒。(字幕連結)

One day my friend Adam Grant, a psychologist, suggested that I think about how much worse things could be. This was completely counterintuitive; it seemed like the way to recover was to try to find positive thoughts. “Worse?” I said. “Are you kidding me? How could things be worse?” His answer cut straight through me: “Dave could have had that same cardiac arrhythmia while he was driving your children.” Wow. The moment he said it, I was overwhelmingly grateful that the rest of my family was alive and healthy. That gratitude overtook some of the grief.

Finding gratitude and appreciation is key to resilience. People who take the time to list things they are grateful for are happier and healthier. It turns out that counting your blessings can actually increase your blessings. My New Year’s resolution this year is to write down three moments of joy before I go to bed each night. This simple practice has changed my life. Because no matter what happens each day, I go to sleep thinking of something cheerful. Try it. Start tonight when you have so many fun moments to list— although maybe do it before you hit Kip’s and can still remember what they are.

相關閱讀

為什麼改變很難?│Notes of Lives

三個有關宗教的故事│Notes of Lives

參考資料

(1)  (2) (3)  《窮查理的普通常識》,查理蒙格,商業週刊出版,2011

(1) 第390頁 (2)(3)  第375頁

What do you think?